九天中文 > 玄幻小说 > 无限气运主宰 > 《无限气运主宰》正文 第1423章 借刀杀人

《无限气运主宰》正文 第1423章 借刀杀人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免费小说网 无限气运主宰,hfjmr.cn 】,无弹窗,更新快,免费阅读!

    加WX公众号:无名书坊,看更多小说一处颇为静谧的宽阔宅院。

    外有秦兵站岗,内有侍卫巡逻……虽不能说是密不透风,蚊蝇难入,但却也是防守森严,可见居住于此地之人,定然是非富即贵,身份地位在咸阳宫中,可属非凡。

    事实上。

    卫秧位列三公九卿之一,除了面对秦政时软的跟个鹌鹑似的,其他大多时候,纵然是太子秦苏,也得给其几分颜面……

    秦政用人,不拘一格,哪怕是降臣,只要是有真才实学,他便敢于重用。

    绝对的实力,可以让他做到绝对的集权。

    而他这些年来,所作所为也确实极为英明,励精图治,对麾下官员管理极严,动辄连坐重罚,然而对于百姓,却可说是极其放在心上,咸阳城几番扩建,百姓密集程度较之当初楚王城之时,却是不减反增,可见就能力而言,他确实凌驾于前楚皇楚天之上。

    被其能力所感,纵然那些降臣一开始未必是真心诚意为他所用,然而到如今,对他却也都可说是诚心臣服……再不敢有半点不敬。

    秦政亦是用人不疑,疑人不用,敢于放心的将大权落于他们手中。

    可惜……

    谁能想象的到,在这戒备森严的九卿府中,竟然窝藏有一名已经被通缉十余年之久的要犯。

    或者说这要犯,可能也只是用来掩人耳目而已。

    “师兄今日感觉如何?”

    一名衣着颇为华贵的妇人端着茶盏走进屋内,看到那静静坐在案前的中年男子。

    数年不见,他仍是那般丰神俊朗……

    只是望见他右臂那空荡荡的衣袖,她心头却忍不住微微黯然。

    昔年同曾在法家求学。

    三人交情可算莫逆,也正因如此,当他到来之时,她半点犹豫都没有,便直接收留了他。

    至于夫君那边……

    当时她并未在意。

    但之后夫君的行为果然让自己大为放心,他并未将此事告知于陛下,而是悄然隐瞒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是子蝉呀。”

    韩无垢缓缓收起正自为自己疗伤的左手,笑道:“没那么容易好,我是伤在了一柄道器之下,而这道器煞气绝伦,缠附于我体内,纵然我以言出法随之力,短时间之内亦无法将其逼出,不过经过这两天的修养,伤势康复了不少,已经不影响行动了,我也打算离开了。”

    “师兄这便急着要走?”

    子蝉惊道:“你伤势未愈,而且听你口气,似乎伤你那人还在咸阳城内,贸然出去的话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,最严密的两天已经过去了,我也该避避风头了。”

    想起前两天,感知到的那于整个咸阳城上下来回游荡的灵识,他只是想想便觉得心头震撼难当。

    韩无垢早知道苏景乃是道武双修,但他却无论如何也想不到,一个人的灵识竟然能强到那种地步,能支撑他于天地之间游荡数日之久而半点不散……

    他当时是拼着伤躯,拼命以法家之力护持自身,加上师弟师妹两人护佑,这才算是躲过了那强大的灵识巡查。

    可惜不能走。

    不然,真的是想离那小子远远的……

    韩无垢忍不住摇头苦笑,叹道:“短短三年时间,三年呐……当年秦政那厮用了三年,从先天踏至入道境界,我已经深觉震撼,可如今南儿竟然也丝毫不逊,当年他逃跑之时,我深知他功力如何,可现在再看……太可怕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师兄你打算去哪里?”

    “不用担心,我自有去处。”

    韩无垢微笑道:“而且是很安全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只能去秦政那边了。

    虽然之前自己曾经以太霄预知了自己在秦政身边,仍然难以逃脱被南儿斩杀的死亡……但现在的话,两害相权取其轻,在秦政身边,毫无疑问安全的多。

    而且南儿一旦有对我动手的念头,并且将其付诸于行动,自己立即便可以太霄感知,到时候可提前逃避,虽然难以对付,但并非应对不来。

    反倒是那个小姑娘,更难应付的多。

    太霄也无法预测到她的哪怕半点行动……

    不过秦政可以容许南儿在阿房宫之内动武,却绝不可能容许其他人在宫内妄动刀兵,那小姑娘不知是何方神圣,但想要束住她的手脚,也只有去阿房宫了。

    眼下,她可是比南儿更难缠的对手呀。

    想着,韩无垢说道:“放心吧子蝉,我既然要走,自然有绝对的把握护持自身的安全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。

    一道冷漠如冰的声音响了起来,“想走?你哪里也走不了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谁?”

    子蝉瞬间白出了戒备神色。

    而韩无垢亦是面色剧变……震惊的看着自外走进来的苏景。

    他惊道:“南儿……是……是你?这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“是不是震惊于为何太霄竟然毫无反应?”

    苏景静静的站在韩无垢面前,脸上带着些微惊喜笑容,说道:“说真的,我是真的惊喜了,本以为卫秧是在骗我,没想到……你竟然还真的藏在他的府中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是……是秧?”

    子蝉脸色瞬间变的煞白,震惊的看着从门后走进来的卫秧,惊骇道:“秧,你……你竟然出卖了师兄?难道你忘记了,昔年若非是师兄撮合,你我二人根本不可能有今日的姻缘,你怎能……”

    “抱歉,子蝉,我有苦衷!”

    卫秧低头不敢看自己的妻子,苦笑道:“师兄,望你理解,我不得不如此做。”

    “师弟你……”

    韩无垢震惊的看着卫秧,片刻之后,他眼底闪过恍然神色,恍然大悟道:“是有人逼你如此做对不对?是秦政……是他逼你的……对不对?”

    “是或不是,还重要吗?”

    卫秧叹道:“师兄,从一开始你来找我,就是一个错误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错,是错误,确实是错误!”

    韩无垢似是反应过来,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,大笑道:“果然,秦政啊秦政,世人都道你心思深沉,我与你相处十余年之久,更该知晓你的性情,如今你目的即将达成,自然要迫不及待将我这踏脚石除掉……可惜我有太霄护体,你贸然出手,未必杀的了我,是以才使这借刀杀人之计……秦政,好一个秦政……兵不血刃呐,我早知晓,你是想独占,你从一开始就没打算实现对我的承诺!”

    苏景这才恍然,惊奇的看着卫秧,说道:“我还以为你是嫉妒成魔,所以才意欲出卖他,没想到,竟然还有秦政从中插上一脚?”

    卫秧却只是苦笑。

    就像他说的那样,是什么原因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……他到底还是出卖了他曾经的挚友。

    :。:

    &/div>

    加WX公众号:无名书坊,看更多小说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 无限气运主宰,hfjmr.cn 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,书架与电脑版同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