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天中文 > 玄幻小说 > 无限气运主宰 > 《无限气运主宰》正文 第1410章 凶名在外

《无限气运主宰》正文 第1410章 凶名在外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免费小说网 无限气运主宰,hfjmr.cn 】,无弹窗,更新快,免费阅读!

    加WX公众号:无名书坊,看更多小说墨梦笙的选择,似乎也是唯一的选择

    不容于墨家,在外面又无亲无故,比起来,稷下剑宫,真的是唯一能容下她的地方了。

    而且只要不限制自由的话,可能对素来喜静不喜动的她而言,稷下剑宫真的是一个相当不错的地方,而且还能把墨家的学说传承下去。

    不过这会儿过来

    墨梦笙明显不仅仅只是为了跟苏闲说这个好消息。

    “言夫子素来严苛,对待弟子亦是从不姑息,陛下让你去找他怕是他会给你难堪,我与他同为夫子,想必他会给我几分面子所以,我陪你去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多谢你了。”

    苏景笑道:“我们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墨梦笙起身,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,说道:“对了,还有一件事情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“花儿很好看。”

    墨梦笙认真说道。

    “谢谢夸奖。”

    苏景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两人并肩往外走去

    仍是那熟悉的路途,甚至于因为也许苏景和秦穹都许久未曾回来的缘故,那本来的羊肠小径也已经完全被荒草给遮掩。

    重走旧途。

    两人对视,都看到了对方眼底的笑意

    短短几年时间,一切却都已经物是人非,但对他们两个来说,这变化,显然是极好的。

    踏进稷下剑宫。

    苏景的存在,立时吸引了大部分人的注意

    那些王公子弟们,虽然都知道当年那个逃出阿房宫的十一公子又回来了,但他们真的想不到,出逃三年,他竟然真的就这么理直气壮,理所当然的重新回到了稷下剑宫这一处地方。

    不过虽然心头困惑,甚至于有些更带着些微的敌意,但却没人敢上前。

    毕竟,打死二公子的凶名在外

    谁敢招惹他?

    “看来,我在这里的名头彻底响了。”

    苏景对周围那来来往往的路人们的眼神视若不见,脚步不停,继续往言夫子的居所走去此时上学还早,言夫子应该正在准备他的教案。

    只是口中,却忍不住带着几分古怪的自嘲起来。

    “没办法,毕竟二公子也算是剑宫一霸,却直接被你打死了偏偏陛下还没罚你更让你重新上学”

    墨梦笙轻声道:“现在可是有个传言说陛下其实一直都很关心你,因此,基本上这些人的长辈们应该都已经警告过他们没人敢招惹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话听着可真让人恶心,秦政若非对我别有所求的话”

    苏景话才刚说到一半,耳边便突然响起一声爆喝声,声音里更带着重重的怒火。

    “楚南!你还有脸回来!!”

    苏景摊手道:“看,梦笙,你被打脸了这不是有人来我麻烦吗?”

    墨梦笙脸上也露出了古怪的神色。

    转头望去

    看到一名身着纯白儒服的年轻男子,正快步向着这边走来,眼底满是怒火,喝道:“楚南,你这害死了王老先生的奸人,竟然还有脸回到这个地方,莫非你真当你拥有陛下血脉,便可以肆无忌惮吗?”

    “是颜小夫子!”

    “果然颜小夫子素来对大将军王王翦很是尊重,如今王家因十一公子之故被灭门,他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。”

    “修浩然正气,根本就不畏惧什么世俗权势,看来,颜小夫子是要找十一公子讨要一个说法了。”

    远处

    本来正自各自向自己目的地走去的行人们纷纷停驻了脚步。

    望着颜开和苏景的眼神里满是兴奋神色。

    一个是陛下宠爱无比的十一公子,嗯,之前的恶劣对待肯定都是错觉,连自己的儿子被杀了都完全不在意,陛下肯定很在意他。

    而另外一个,却是入道至尊言夫子的唯一亲传弟子,而且学识丰富,已经能帮言夫子代理大部分的课程了,加上性情温和,相貌英俊,在稷下剑宫之内,可是深得那些达官贵人家的姑娘的青睐和倾慕。

    看来,要有一场龙争虎斗了。

    苏景却困惑的眨了眨眼,问道:“阁下是”

    颜开喝道:“昔年道武之争,你我有过一面之缘!怎么,这么快就把我给忘了?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据说是言夫子的弟子,是吧?”

    苏景作恍然大悟状,问道:“既然是言夫子的弟子,对了,你的师尊现在在哪里?”

    颜开怔了一怔,还是本能的答道:“老师现在正在书舍里整理今日里要讲的要义”

    “多谢了。”

    苏景点头,往书舍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“你给我站住!!!”

    颜开这才反应过来,挡在了苏景的身前,愤怒道:“苏景,你害死王老先生,怎么,现在敢做不敢认吗?”

    “你口中的王老先生,应该是被陛下害死的吧?或者说他意图谋害陛下,然后死于陛下之手,连累自己的家族亦惨遭灭门,这完全是他自己自作自受啊。”

    苏景摊手道:“所以理论上来说,是他自己害死了自己,或者说是你的陛下害死了他,你不去找你的陛下报仇血恨,反而来找我麻烦不觉得有点欺软怕硬的感觉么?虽然事实上,我也不软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你这是狡辩!”

    颜开愤怒道:“楚南,你若真是敢做不敢认的小人,那便权当我颜开看错了人你走吧!”

    “敢做不敢认的人到底是谁?”

    苏景定定的看着颜开,眼底浮现一抹轻蔑神色,道:“你这般执着的死咬着我不放,真的只是为了替那个什么王翦报仇么?”

    “你你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意思,王翦已经被秦政定为叛逆,旨意都下了,你却还执着不休的死咬着这一点不放,这么站不住脚的理由都拿来用,该不会是你针对我的真正理由,其实比这还要来的不堪吧?”

    苏景冷笑道:“你的心思,我多少知道一些可惜,你没希望也就算了,竟然还来找我的麻烦,我听说儒家学子,都需要温养体内一口浩然正气,你这么干,不怕自己修为不升反降吗?”

    “你”

    “总之,我打算去找你老师了,你若真的执意要为那个什么王翦报仇的话,不妨跟来当着你老师的面,我看看你还敢不敢如此理直气壮!”

    苏景冷笑道:“那我这个敢做不敢认的小人就告辞了,有点骨气,就追上来吧!”

    他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留下颜开脸色一阵青一阵白

    竟似是当真有几分心虚之感。

    墨梦笙微微摇了摇头,叹息了一声,跟上了苏景的脚步。

    加WX公众号:无名书坊,看更多小说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 无限气运主宰,hfjmr.cn 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,书架与电脑版同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