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天中文 > 玄幻小说 > 无限气运主宰 > 《无限气运主宰》正文 第1097章 这事放哪里都是要被浸猪笼的

《无限气运主宰》正文 第1097章 这事放哪里都是要被浸猪笼的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免费小说网 无限气运主宰,hfjmr.cn 】,无弹窗,更新快,免费阅读!

    没去仔细思虑所谓的不方便到底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苏景告别了筱竹,转身往之前约定好的地方走去!

    无忆的话,此时正和傲红雪在一起,似乎在配合他们的调查工作……反正她们并没有刻意的隐瞒自己,隐隐约约的,听说似乎是大夏朝那边出了什么变故。

    想来应该是阴九之死引起的吧。

    苏景幽幽叹息了一声,人死之后,会被轮回空间强制抹去灵魂的存在,也就是说那些大夏朝的人,包括那个强的可怕,须得紫青双剑配合才能消灭的老头的本体……

    他们应该都已经不记得了阴九的踪迹。

    那么想必当时他们所有人的心底里都是混乱无比的吧……本是为了阴九而来,却不想在途中,却突然忘记了自己等人来此的目的,甚至于,可能连自己到底是为什么而来的都不清楚了。

    这么说来,随着阴九的消失,枯骨哀的存在,也就完全没有了形迹?

    苏景想了想,似乎只要自己不傻乎乎的当着他们的面将枯骨哀拿出来的话,他们好像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方法发现枯骨哀的踪迹!

    还好还好……

    苏景心道虽然听阴九口气,这什么枯骨哀是很了不起的宝物,甚至于,可说是大夏王朝的镇国之宝,但问题是自己其实压根就不知道它到底有什么作用,还给他们自然是不可能还给他们的,但若是为了一件无用之物而引得自己陷入危机之境,那也非是明智之举。

    那个老东西的实力实在是相当强悍,除襄桓与秦政之外……说实话,这还是他遇到的第三个强大到让他几乎升腾起绝望之感的人。

    不过当时面对襄桓与秦政时,自己不过是个脆弱的一手便可捻死的菜鸡,而现在的话,已有不同……虽然距离那高高在上的入道之境仍是遥不可及,但短短几年的时间里,自己的实力较之当初何止翻了几百倍?

    也许再过几年……

    我便能拥有未必逊色于他们的力量。

    既然如此,纵然如今的自己根本抗衡不得那力量,又何必畏惧?

    想着……

    苏景脸上莫名的浮现一丝浅浅的笑意。

    他停驻脚步,望着前方那崖边抱膝而坐的白衣少女,一头柔顺的长发随意的扎了两个马尾垂在脑后,俏丽的面容,看起来宛若邻家小妹一般可爱亲切,虽然面容冷淡,但在注视着自己的时候,荡漾的眼波之内流转着的,可不如表情所表现出的那般冷漠。

    思虑万千的心事就那么尽数消失,取而代之的,是一腔的柔情蜜意。

    那是自己曾经唯一的阳光……

    在阿房宫那段黑暗的日子里,是她把自己的心灵照亮。

    甚至于,便是自己替代了楚南之后,也是她对自己多方照拂,不然,在秦政的刻意允许之下,自己还不知道到底会被那些侍人欺负成什么样子呢。

    就算当时有着轮回空间的帮助,但毕竟实力未成,面对那些多少都有些功夫傍身的侍卫侍人,未必能有多少反抗的力量。

    “小穹。”

    苏景叫了一声,走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兄长。”

    秦穹目光定定的看着苏景,低低应了一声,站起身子,虽然面色不变,却仍然本能的将柔夷伸到了苏景的面前,苏景趁势握住……

    兄妹两人在石头上比肩坐下。

    苏景脸上带着些歉意,笑道:“你等了我很久吧?”

    “并没有很久。”

    秦穹老老实实的道:“我从结束之后,在这里等着兄长,不过两个多时辰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傻瓜,我不是说了戌时在这里见面吗?你怎么这么早就来了?”

    “因为回去房间里也没什么事情,在这里的话,可以更早看到兄长。”

    苏景沉默。

    这个丫头……虽然被屏蔽了七情六欲,但她说话,却还是总能轻易的戳中自己的心弦呀。

    他一时间有点郝然,急忙转移话题,问道:“说起来小穹,你为什么总是叫我兄长呢?”

    “为了区分。”

    苏景困惑道:“区分?!”

    秦穹看着苏景的面容,眼底有莫名的波光流转,她轻声道:“因为如果有一天我不再叫你兄长的话,那么就代表着,我可能已经不在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苏景呼吸莫名一滞,想起之前在神炎宗之时,秦穹对自己说过的话。

    突破先天……便是死吗?

    但……

    他有点无奈的说道:“小穹,我觉得你其实完全是想多了,你就是你,就算等到日后突破先天的话,只不过是在你的记忆里多添一些记忆,甚至于可能连记忆都不会多添,毕竟过往发生的事情你都记得……但只是变了看法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变了,还是我吗?”

    本来仅仅只是互相牵着手而已……

    可慢慢的,秦穹仿佛被苏景所吸引一般,慢慢的依偎在了苏景的胳膊上,声音仍然平静的不起半点水花儿,但她的内心,却显然不似表面上这么平静。

    她轻声说道:“兄长,还记得几年前在阿房宫的时候,我们分别,我吻了你一下吗?”

    “嗯,记得。”

    苏景本能的左右张望,看看有没有别的什么人在……

    开什么玩笑,这话如果让人听了去的话,说不得自己绝对会被人当成变~态的吧。

    几年前……

    现在的小穹才几岁?

    几年前……那简直就是禽~兽,不对,关注的重点似乎不在这里,而是……

    静静的望着秦穹那素静白皙的俏脸。

    苏景心道虽然秦政对我而言就是个死敌,但无论如何都不能否认,自己如今确实是跟他有着血脉上的关系,而小穹是他名正言顺的女儿……

    这种事,放在自己那个时代的古代被发现的时候,可是要被浸猪笼的。

    虽然这个时代似乎也是一样……

    秦穹似乎注意不到苏景心底的动摇,她继续说道:“我之前不明白那是什么意思,可现在,我感觉有点懂了,甚至,还想再……但我现在懂了,突破先天之后,我还能懂吗?如果她不懂的话,我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苏景感觉自己似乎听懂了她说的是什么意思,但这个意思分明……

    他有点震惊的看着秦穹。

    惊道:“小穹,你……”

    秦穹定定的看着苏景,语气很轻很淡,说出的话却在苏景的耳边惊起无边霹雳。

    她问道:“嗯,这就是我真正担心的问题了,兄长,如果等回复了过往的感情之后,我没有了现在的感觉,那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 无限气运主宰,hfjmr.cn 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,书架与电脑版同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