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天中文 > 玄幻小说 > 无限气运主宰 > 《无限气运主宰》 正文卷 第981章 别难为我 否则你会很为难

《无限气运主宰》 正文卷 第981章 别难为我 否则你会很为难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免费小说网 无限气运主宰,hfjmr.cn 】,无弹窗,更新快,免费阅读!

    帐篷之内。

    并没出现如凌天纵所想的刀枪戒备,森严无比的景象,反而不过是再正常不过的数人齐坐,静静等候他的到来。

    “凌宗主,好久不见了。”

    坐在最上首的那名枯槁老者淡淡笑道:“可还记得当年一面之缘的离洛否?”

    “离洛?”

    凌天纵想了想,直白道:“不记得了。”

    离洛哈哈大笑起来,笑道:“哈哈哈哈,宗主倒是快人快语,实话实说,当时你还小,不记得倒也正常,但老朽还记得当年那个懵懂少年,多年不见,令师炎无殇也已去啦,老朋友又少了一个。”

    凌天纵皱眉,道:“你认识我师父?嘿,想不到这大鱼比我想象中来的还要更大啊……既认识我师父,定然是老不死的老妖怪了,不在家里窝着等死,干嘛还到外面奔波,还是说后继无人,以至于你一把年纪,却还不得不亲自操劳道武之争这等小事?”

    “放肆,安敢跟大祭祀如此说话?!”

    “你可知大祭祀身份何等高贵?区区草头蛮子,也敢嘲讽大祭祀?!”

    下首数人同时忍不住跳出来,大骂起来。

    只是骂声刚起,两人便皆忍不住惨叫一声,捂着脸踉跄的倒退回去,脸上浮现掌印,脸颊更是肿的高高的……却是直接被凌天纵给狠狠的打了回去,甚至于张口间,数颗白生生的牙齿吐了出来。

    下手之狠,让人色变。

    大祭祀离洛却丝毫不惊,反而轻叹道:“唉……宗主还真是不客气,老朽以为多少有些故人之情,宗主会客气些,想不到,你反而更不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凌天纵冷笑道:“我神炎宗传承,便是由现任宗主打败上任宗主之后,才可担任……我的实力更在我师之上,我师更是在与我的战斗中留下不可愈合的暗伤,才致去世,我亲手杀了我的师父,你却跟我谈故人之情?”

    “唉……无殇之逝,老朽也颇感可惜,毕竟,夏朝与乾朝素来不睦,如炎无殇这般对我恭谨知礼的晚辈,可是不多。”

    凌天纵心下顿时暗惊,心道这老东西辈份到底多高?

    辈份越高,所图便是越大……

    是红雪吗?

    还是说是那块悟道镜?还是旁的我所不知道的东西?

    想着,他只感觉面前的老者形容一阵变化,从之前的枯槁如死,那削瘦的身材猛然一阵拔高,宛若直插云霄的顶天巨柱,比起来,自己不过是他脚尖的一块小小石子,可能一脚就能随意的踢到一边去。

    周遭更有迷雾涌动,除这巨大无比的双脚之外,竟再看不到别的东西。

    糟糕!!!

    心神失守……被这老家伙乘虚而入了。

    凌天纵不怒反喜,脸上浮现冷咧笑容,哈哈狂笑起来,“厉害,太厉害了,竟然连我这入道之境的双眼都能蛊惑,哪怕发现端倪竟还无法挣脱,好厉害的精神力,好厉害的巫法,可惜啊,老子当年还在神海境界就能撵着先天境界的打,先天境界之时,面对入道境便敢放手一战,如今老子已是入道境界,你猜,老子能不能拆了你这把老骨头?!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。

    迷雾散尽……

    仍是那一位枯槁老者,面容没有任何的变化。

    凌天纵唇角有一丝鲜血溢出。

    他却惋惜的叹了口气,可惜道:“真是太可惜了,你实在不该解开你的巫术的……这样的话,老子岂非胜之不武?”

    “老朽可不欲与你交手……之前举动,不过是想告诉宗主,无论辈份实力,老朽都有让你礼遇的资格,所以,切莫如对待罪犯那般对待老朽等人,否则,你神炎宗,恐有大难临头。”

    “这话你可以跟剑宗还有阴阳道宗云来宗天云宗梵天禅院他们说去……姑且不论老子一人你敌不敌的过,如今这般多的高手在此,就算是道器榜上第一的秦政来了,也是有死无生,你又算老几?”

    凌天纵哼道:“别难为我,否则你会很为难。”

    “老朽不欲与弟子分开,更不打算坐那牢房……老朽要求得到与老朽身份实力匹配的待遇。”

    凌天纵讥讽道:“以你的实力,恐怕坐皇宫也有资格,老子上哪里给你弄去?”

    “不必那么麻烦,一间房,有床,有茶即可,床的话,老朽年岁已大,嗜睡贪懒,没有是万万不行的,至于茶的话,老朽甚爱你大乾王朝的雪泥惊鸿,若是来上些许,那便再好不过。”

    凌天纵恼道:“休想,雪泥惊鸿就算是老子也仅仅只有那么一点,给你是万万不能,但其他要求还是可以满足的,请吧。”

    “大祭祀!!!”

    下首有人惊叫起来,只是这次,用的却并非是大陆通用语,而是极其古怪的语言,让人完全听不懂。

    大祭祀微微笑了笑,以同样的语言回道:“不必惊慌,一切放在阴九身上便可,有他在,我等若是在凌天纵的控制治下,只会有益无害,只要能夺回枯骨哀,我等的目的便能达成!”

    “你们两个……用乱七八糟的话在说些什么呢?”

    凌天纵大怒道:“别想当着我的面交流……别说鸟语,说人话。”

    “人话就是,老朽有弟子问是否能得一床铺盖?人老了,畏寒畏冷啊。”

    凌天纵皱眉,沉吟了一阵,道:“好!可以……”

    说话间,他已是将刚刚听到的那两句听不懂的话默默记在心间。

    谁能想象的到……

    看似粗豪无比的凌天纵,却是过目不忘,甚至于过耳不忘,纵然声音转瞬即逝,但他却能记个八九不离十。

    等回去之后,便找一个能听的懂大夏土话的人,好好咨询一下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他心头已是默默打定了主意……

    不过这老东西实力太强,更在自己之上,整个神炎宗除自己之外,恐怕没有第二个人能看住他,但自己杂事太多,实在是走不开,倒是要找个靠的住的帮手才成……等等……

    他心头一动,已是有了主意。

    说起来……

    虽然只是第一次见面,但几次听他说话,无论是脾性还是性格,都大大和那些阴死阳活的家伙不一样。

    老实说,这个亲家,实在是很对自己的胃口!

    本书来自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 无限气运主宰,hfjmr.cn 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,书架与电脑版同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