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天中文 > 玄幻小说 > 无限气运主宰 > 《无限气运主宰》 正文 第七百四十七章 原来我竟然是个渣男

《无限气运主宰》 正文 第七百四十七章 原来我竟然是个渣男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免费小说网 无限气运主宰,hfjmr.cn 】,无弹窗,更新快,免费阅读!

    “安宁……你的死,已经被所有人都给忘记了啊。”

    寂静的静室之内。

    死寂之气肆意流转……

    道修师徒,与寻常师徒有所不同,因着道修那相对短暂的寿命而言,寻找弟子,几乎占据了道修者大半的生涯时光。

    其他人皆是弟子依附于师父,而唯独道修,却反而是弟子才是师父的主心骨,是师父修为与精神的延续……

    失去了培养十余年的得意弟子。

    纵然道无涯悉心安慰,但修心却始终无法从丧徒之痛中走出。

    当初得知杀人者乃是梵天禅院的三藏法师,他便提剑怒闯梵天禅院,意欲为弟子报仇,只可惜实力不济,反而落得个重伤而归,伤愈之后,一头本已乌黑的头发,竟然尽数华白!

    他知道,这是心力憔悴,寿元枯竭之象。

    那三藏下手太狠,给自己留下了难以痊愈的重创。

    再收徒弟已经完全是个笑话了……时间不够了。

    我现在所能做的,便是为我那唯一的弟子报仇。

    其他人都已经忘了,但我还记得。

    本来是想着杀尽梵天禅院普通弟子,我敌不过你三藏,莫非还敌不过那些普通弟子不成……奈何道宗家大业大,自己岂能为一己之私,坏道宗之前程?!

    可今日里,听着那位上官姑娘无意间说漏的嘴,虽然她隐瞒的很小心,但却瞒不得自己的耳目。

    当时,她的呼吸顿了一顿,而后说是大唐英杰杀死了自己的徒儿……中间是临时改口,莫非,中间还有隐情?

    若当真是三藏所做,那上官仪没必要隐瞒,她大可以大大方方的说出来,若能让梵天禅院与阴阳道宗互相厮杀敌对,那对大唐可谓是有百利而无一害!

    “看来,却是要亲自往大唐一行了。”

    修心眼底浮现沉吟神色,心道修诚舍不得自己的根基,不愿施展禁法,我却不惜一切代价,到时候一点一点追踪我那弟子的气息,就不信,找不到杀死我那弟子的凶手!

    也许他万恶不赦,也许他罪有应得……但纵然有一千个一万个他必须该死的理由,但在我这里,却有一个他绝对不能死的理由,他是我的弟子,我没有儿子,他便是我的儿子,谁动了我的儿子,我就跟他拼命!

    而此时。

    苏景哪里知晓,就在距离自己近在咫尺的地方,有一个恨不得食自己骨肉的敌人,正要去不远万里之外的大唐,寻找杀害他弟子的仇人……甚至于因为此行完全是因着私事,不能让道主知道的原因,他不能动用传送阵法,只能独自前行……

    此时的苏景,正沉浸在左右为难的头疼之中。

    怎么说呢……

    李珺羡给自己的感觉很奇怪,拥她在怀中的时候,罕见的,心底竟然升起满足无比的感觉。

    可纵然佳人的樱唇是如此的香甜,娇躯是如此的软嫩,但当她真正离去之后,苏景还是不得不面对一个很严肃的问题。

    “话说……无忆的话,应该知道上官……啊不对,珺羡喜欢我这件事情的吧?她又是怎么想的呢?”

    苏景坐在那里发愁了好一阵。

    如果是慕容若,他其实是不大担心的,毕竟旁的不说……主位面之内,战争常年不断,男少女多,一夫多妻现象极其严重,甚至于远的不说,苏景此身的母亲楚倾心,身份地位高了当初不过区区一质子的秦政那么多,都没有阻拦他纳妾取妃。

    甚至于,她跟他在一起的时候,他已经有了不少侧妃了。

    慕容若会在意的可能性应该不大,而且李珺羡在自己面前固然小鸟依人,但他可是知道她在外人面前之时,是何等的干脆利落,两人性情相近,想必会很处的来。

    可无忆……

    她的骨子里,可不是主位面之人呐。

    “想不到啊想不到,原来我骨子里面,竟然还是个渣男吗?”

    苏景唏嘘感叹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突然这么说?”

    筱竹脸上带着悠然的神色,眼角含笑,望着前来辞行的苏景,问道:“道主那边,你已经说过了?”

    “打声招呼不就完了,至于特地去辞行么?”

    苏景微笑道:“比起来,感觉还是你这边比较重要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嘴真是……在道宗这几个月里,修的不是修为,是嘴巴吧,不然怎的甜了那么多。”

    筱竹轻笑,道:“还是说,之前那位上官姑娘……她给你抹了蜜?”

    说着,注意到苏景那瞬间有些尴尬的面容,她笑道:“你不用多想,当时我也站在众弟子队列之中等候迎接,所以,看到了那位上官姑娘……唔,虽然装扮的很是俊俏,但若当真是男儿,应该是如苏兄你这一般的美丽,而不是那种……总之,她毕竟跟苏兄你还是有所不同的,所以我一眼就看出来了,而且你这几日里,忙的连见我的空闲都没,想来也是佳人有约喽。”

    苏景道:“这个……也实在是珺羡她初来乍到,不喜眼见外人,本来我其实是想让你来帮我们做向导来着,但她以死力谏,我也就只能从命了。”

    “想不到苏师弟竟然还是个惧内之人么?倒是大大出乎了我的意料之外了。”

    似乎是回想起了当初苏景杀伐果断之时的场景,筱竹忍不住玩笑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也谈不上……我们两个也不是那种关系,唔,暂时还不是。”

    苏景莫名的感觉一阵的尴尬,筱竹虽然笑的很是轻松,但不知怎么的,总感觉周围的气氛莫名的一阵冷滞,倒好像是……待在天敌身边的那种感觉。

    而且……

    苏景突的察觉到了些微异常,问道:“筱竹师姐。”

    “嗯?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倒也不是什么大事,就是……你……”

    苏景眉头微微皱了起来,仔细上下打量了筱竹几眼,最后,目光汇聚在她那随意绾住的秀发之上,往日里如云墨般欣长漆黑的秀发,如今,竟然……

    “你的头发怎么好像白了许多?”

    可不是么,鬓角带着点点雪痕,看起来,给面对他人素来冷淡的筱竹更增添了几分冷艳之感。

    “倒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情……我还以为苏师弟你根本就看不到呢,想不到你竟然也能关注的到,只是我修炼功法的特殊效果而已,并非是什么不好的反应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啊。”

    苏景点头,表示了解。

    虽然到底什么功法,竟然会让人的头发都跟着发白,想来应该是道家的神奇秘术吧。

    “对了,师弟,你虽然要走,如今,却还是有一桩跟你相关的事情,我觉得,还是跟你提前说明一下比较好!”

    筱竹突的脸上浮现些微冷艳神色,注视着苏景的眼光里,带上了几分凶险。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 无限气运主宰,hfjmr.cn 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,书架与电脑版同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