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天中文 > 玄幻小说 > 无限气运主宰 > 《无限气运主宰》正文卷 第六百四十三章 你长大了

《无限气运主宰》正文卷 第六百四十三章 你长大了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免费小说网 无限气运主宰,hfjmr.cn 】,无弹窗,更新快,免费阅读!

    手机阅读更精彩,手机直接访问 M.

    任自在与儿子悄悄谋算苏景之事,苏景却是毫无所察,此时,他正与筱竹在道宗之内的一处竹林之内畅聊……

    两人数年不见,各自经历又都可算的上是波澜壮阔,单单是聊起各自的经历,眨眼间,便已经是两三个时辰过去,可他们却仍然是意犹未尽。

    青年男女于幽林之内私会,畅所欲言,神态亲昵,足足几个时辰的时间都未曾离开,而且男的俊俏,女的秀美,看起来格外的搭衬!

    可事实上,两人之间,却半点旖旎气氛也无,反而更显默契,就好像真的是相识多年的总角之好一般。

    而看着苏景那已经完全成长起来的体形,当初共乘一骑,自己还能将他搂在怀里呢,现在的话……若是仍然骑同一匹马,恐怕自己只能揽住他的腰了。

    长大了啊。

    筱竹脸上带着些唏嘘的神色,感叹道:“转眼已经过去这么久了,看来你这些年来过的不错,还记得那时候的你满身戾气,虽然言语带笑,但却总给人一种一言不合便要拔剑相向的感觉……可现在,你柔和了很多,若是姜师叔看到你现在的样子,定然很高兴,他素来对你印象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……说起来,我能过的这么潇洒,还是要多亏你们这些仅有的知情者啊。”

    苏景听得那姜师叔之名,心头仍然还留有印象,是一名微胖的符修,于武力并不如何擅长,只是擅长制符而已……而且其脾性不错,当初一路逃亡的时候,他们两个还是挺聊的来的。

    他微笑道:“说起来,筱竹师姐,我可真是承了你不少的人情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都是知恩图报的人,若没有你,我们恐怕已经是秦国的阶下之囚,哪里能在这阴阳道宗之内过自在的生活?”

    筱竹闻弦歌而知雅意,轻叹道:“虽然受人敌视,但毕竟仍是自由之身,而且师父对我也很好,只是她素来是个温婉的性子,不知道争取些什么,在这道宗之内,也不过是个浮萍一般的客卿长老,我们师徒相依为命,日子过的也算滋润。”

    她定定的看着苏景,微笑道:“所以,你放心吧,你的身份,他们虽然可能察觉到了,但却仅仅只是猜想而已,而我虽然知晓,但无论是我还是他们,我们都会把这消息烂在肚子里的,就像你来到了这阴阳道宗,我就从没有问过你为什么会来吧?还有关于你那一身武技……是元灵圣体吗?”

    苏景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这还真是失敬了,想不到我竟然与传说中的元灵圣体共行这么长时间而不自知。”

    筱竹顿时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看着她那明朗的笑容,两年时光,似乎并不在在她身上留下什么痕迹,她仍然是当年那个热诚的少女,并且……对自己颇多照拂。

    “有兴趣再去吃些野味吗?”

    苏景突然心头一动,说道:“据我所知,这道宗之内,可是有着不少山野走兽的,上次吃你亲手风干的野猪肉,我差点连舌~头都给吃下去……”

    筱竹无奈道:“你也说了是风干的野猪肉了,那是需要提前处理的,现在哪还有啊,再说了……这道宗之上,虽不忌荤腥,但大肆捕杀灵兽用来吃的话,也是违反了门规的吧?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,咱们可以去远一点的地方,而且旁的不说,我有师父留给我的令牌,说持这令牌,到哪里都不会有人挡的……就是出宗也没事,咱们先吃一点,剩下的打包带回去,风干了日后慢慢享用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筱竹明显心动了。

    或者说,在道宗之内多年,她也不自觉怀念起了当年逃亡的岁月……

    “走吧走吧,难得重逢,我有酒有故事,咱们打猎玩去!”

    说着,苏景强拉着筱竹,半拖半拽的,把本来意志就不很坚定的筱竹给拉走了。

    当下……

    两人持着修诚给的令牌,轻易出了宗门,而后至远处的森林里奔袭了一番,虽然猎物甚多,但他们目标专一,就只要野猪而已。

    足足找了好几个时辰,才算是逮到了小小的一只。

    “唉……小了也好,起码肉嫩了些,就是可能不够我们所有人吃了,本想着请姜前辈……哦对了,忘记了,我也该叫他师叔才行。”

    苏景嘿然笑道:“若见了我,他定然很惊讶吧?”

    “那是,之前的武修突然摇身一变成了道修……他怕是要吓的站不住了。”

    两人说笑间,将野猪开膛破肚,而后留下了大半的生肉,准备带回去风干,小部分现烤着。

    筱竹却看着将黑的天色,幽幽叹息起来。

    苏景一边翻滚着烤肉,一边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,就是突然感觉……苏师弟啊,你可能真的把那任清平给得罪死了,日后,最好还是小心为上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这么说?”

    筱竹道:“天色已经很晚了,我们孤男寡女,就算现在赶回去,怕是也要到深夜时分才能到得自己的住处……到时候,恐惹闲话。”

    “你可不像是在乎闲话的人啊。”

    苏景心道你当初就能毫不在意同门的眼光,与我一个大男人同骑而乘,额……或者说那时候的我不过是个少年,但少年慕艾的年纪,也是极易让人误会的,你却大大方方……怎么现在……

    “我自然是不在意的,但任清平早已经视我为囊中之物,他定然不会善罢甘休,也许你不在意任清平,可他的父亲任自在,可不简单。”

    筱竹轻声道:“我当年曾经听天风师叔评价过任自在,说此人实力平平,却极擅钻营,兼之心思深沉,此等样人最是记仇,甚至于……可能你在无意中一句话得罪了他,他当时不说,事后数年,也会报复到你的身上,而你却浑然不知他到底是如何报复的,便已经伤亡在他的手中……此人狡猾,得罪不得!”

    “可我现在已经得罪他了。”

    苏景叹道:“我本来就是想好好的做个任务而已,你合格,我就让你过关,你不合格,我就不让你过关……不是不能徇私舞弊,但让我作弊,起码也得是给些天大的好处吧,七颗纳元丹就想把我给打发了?还一脸威胁……我岂能同意?”

    筱竹顿时目瞪口呆,震惊道:“合着……你你……你得罪任清平,竟然是因为那两位师兄给的奖励不够?!苏师弟,我突然发现,我要对你另眼相看了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,开个玩笑而已啦,主要当时还是受不了那两个家伙的语气,还逼迫我离你远一点,说你是任师兄内定的什么什么……简直可笑……”

    苏景冷笑起来,道:“好歹朋友一场,我不出头狠狠顶那家伙一番,岂不愧对了你当年的照拂?”

    “所以……还是要多谢你啦。”

    筱竹看着苏景的眼神莫名的柔和起来。

    最快小说阅读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 无限气运主宰,hfjmr.cn 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,书架与电脑版同步。